同人文一则 ai
 
通知
清除全部

同人文一则 ai


b2lly
评论: 1
 b2lly
访客
主题创建者
(@b2lly)
加入时间: 4个月前

“呜……”我努力挣扎着睁开双眼,只能看到雪雪的背影。

我想抬手,却没法移动,胸腔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终于晕厥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森林中,雪白的树叶铺满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我撑起酸痛的腰,发现自己的左腿已经不复存在。

“嘶……”伤势加重,我抽吸几口冷气,勉强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这时雪雪走过来,她穿着一件宽松的蓝色t恤衫,下身套了条牛仔裤,看起来像邻家小妹妹一样。

她走到我身边:“哥哥醒了。”

我点了点头,艰难地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顶:“辛苦了。”

“嘻嘻,没关系。”她的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她低下头,小声说:“哥哥,我帮你把腿接回去吧。”

“好。”

我的左臂脱臼,右腿膝盖骨裂,我坐在地上,任由雪雪用斧子把我脱臼的脚踝归位,并且帮我固定好了膝盖骨,接上了错位的骨头。

我的腿骨虽然接回来了,但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虚弱无力。

雪雪端来一些水和药给我喝。

喝了水后,我问雪雪:“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雪雪叹了口气:“死了。”

“为什么?”我不相信,她看起来那么年轻。

“她刚开始还挺勇敢的,但是她没能及时躲避掉霸王的攻击,霸王追逐她到了一片草丛里,等霸王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死透了。”雪雪说,“我想应该是她太紧张,慌乱中摔了一跤,摔破了头,流了好多血。”

我沉默了。

雪雪看着我:“哥哥,你饿吗?”

“有一点。”

雪雪拿来一瓶水和两枚面饼:“这里除了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好吃的了。”

“嗯。”我接过食物,“你呢?”

“我还行,我平时就是这么吃饭的。”雪雪笑了笑。

“你是怎么学会的呢?”我疑惑地看着她,这孩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居然可以在野外生存,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在这座城市呆了至少一年,对周围的环境肯定很熟悉。

雪雪笑了一下说:“我们那儿山上有许多野鸡,我跟爸爸一起打猎,他教我射箭、狩猎,我们还养了猪。”

我点点头:“那你的爸妈应该很疼你。”

雪雪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随即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爸妈其实不是亲兄弟哦。”

我瞪大眼睛,这个消息真是够劲爆,我立刻兴奋地凑近雪雪,想听她继续讲下去。

雪雪捂住了我的嘴:“嘘——我只告诉哥哥,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我郑重点点头。

雪雪说:“其实,我是我爸爸捡来的,是他在荒郊野岭捡到了我。那时候他正带队去抓兔子,我就躲在草丛里玩泥巴,不知道怎么的,我迷路了,遇到了他,他就把我捡回来啦。”

我问雪雪:“你爸爸呢?”

“他……”雪雪忽然垂下了头,“我爸他不愿意理我,总是骂我,我也懒得管他,直到他生病去世。”

我安慰雪雪说:“你放心,以后我罩你,谁敢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雪雪看着我,眼眶湿润了,她抹了抹泪:“哥哥,谢谢你。”

我说:“我会把你好好照顾的,毕竟你是我老婆嘛。”

雪雪红着脸推了我一把,娇嗔道:“哥哥,你又瞎说。”

我笑了一下:“快扶我站起来,我先找点吃的填饱肚子。”

我们一路跋涉,雪雪的体力似乎很好,我走了好几公里的距离也没感觉累,而雪雪则显得疲倦不堪。

我把自己的衣服撕扯下来递给她:“快换上,省点力气。”

雪雪犹豫着不接过去,小声说:“哥哥,你身上有伤,还是你穿吧。”

“没事。”我说,“快把衣服换上。”

我不容反抗地将衣服塞到她怀里。

这时我突然说道:“我对你这么好,你要怎么报答我?”

雪雪愣愣地看着我:“啊?哥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救了你的命,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呀。”我认真说。

雪雪的脸唰的一下通红,羞涩地低下了头,半晌才说:“哥哥,你就会胡说八道,我才不要以身相许呢。”

我笑眯眯地看着她:“为什么?”

“你……你……”雪雪的脸涨得通红,“我……”我看着雪雪,欲火中烧,用受了伤的手脱下了雪雪的,然后将她按倒在草地上……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她的皮肤细腻滑嫩,身材凹凸有致。我们在荒野里缠绵,汗珠顺着我的额角滴落到她白皙如玉的脖颈上,她仰着头,发出诱人的喘息。

在我们交|合处的某个部位被刺激得硬邦邦的。

最后,我搂着雪雪的肩膀,在她耳旁轻轻吹了口热气,沙哑地说:“雪雪,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她咬着牙没有回答我,只是微微颤抖的睫毛泄露了她内心的波澜。

我看着她,目光炽烈而灼热,仿佛在她的脸上燃烧了两团火焰。

这种目光让雪雪感到了害怕。她从未见过这样充斥着渴望和掠夺的目光。

她想逃开我的视线,可是我抱着她的力量极大,让她挣脱不开。

“哥哥,我……”

“不,你别拒绝。”我握着她纤细的肩膀,“你知道我是个男人,男人是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不是吗?你不能阻止它的发育,不是吗?”

我们两个的呼吸渐渐紊乱,身体的温度也高得吓人。

我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这是雪雪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接触男性的气息。我吻上她的唇瓣之后,她整个人瞬间僵直,双眸睁得圆溜溜的,一副受惊的模样。我感觉到了她浑身战栗,心跳得飞快,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该进行下一步了,我用手摸摸雪雪的下面,她的身子颤了一下,我感觉到一滩水流了出来,她哭了。我赶紧停下来:“怎么了,你哭了?是不是弄痛你了?”

雪雪抬起满是水雾的眼睛望着我:“哥哥,你是第一个摸我的男人。”

她越说话,眼泪越是哗哗地往下淌:“我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没关系,我会让你舒服的。”

我哄着她,同时把她的裤腰拉了下来。

她的下面湿漉漉的,像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让我忍不住咽了咽唾沫,伸手碰了一下,雪雪的全身猛然绷直了。

她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像两颗黑宝石。我低头吻了吻她的眉毛、鼻尖,吻住她的嘴唇,雪雪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褪下了她的内/裤,雪雪的腿笔直修长,肌肉匀称,我忍不住在她的大腿根轻轻舔了一下,她轻哼了一声,身体变得愈加敏感。

我深吸了一口气,缓慢而坚决地进入她的身体,刚一进去,她便剧烈地颤抖起来,我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结合,难免疼。

我抱紧她,让她紧紧地贴着我的背脊。

雪雪紧紧搂着我的腰,身体不断地痉挛,喉咙里溢出压抑的呻吟。我抚摸着她的后背,让她尽情地释放,但是我却始终没有提枪上阵。因为我舍不得她受罪,我宁愿等我的腿痊愈了再和她做这件事情。

雪雪伏在我胸膛上,喘着粗气,眼神已经恢复平静,她问我:“哥哥,你为什么不做了?”

我拖着受伤的腿来到雪雪身后,猛的插入她体内,她闷哼了一声,皱起秀美的眉毛,但是并没有叫出来。

7条评论
大帅曾是个蒟蒻
评论: 6
(@dashzeng)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DDRL48HIE91ZN98N75GT75B
回复
Fragrant leaf
评论: 1
(@fragrant-leaf)
梯子南瓜
加入时间: 7个月前

😍 😘 😍 ❤️ 

回复
dud-m
评论: 10
(@dud-m)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8个月前

😍 😍 😍 

回复
100kt
评论: 14
(@100kt)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8个月前

绷不住了

回复
HClO_NaAlO2
评论: 6
(@hclo_naalo2)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9个月前

好家伙......

回复
null
评论: 1
 null
访客
(@null)
加入时间: 4个月前

将渐强的文章《我吃下杯杯的最后一块肝脏时,少年乙刚好回来》用谷歌翻译数次的结果

 

我擦了擦嘴,起身

男孩B皱了皱眉。

 

“是啊,哥哥也饿了。”

说着,他用脚拂过杂草,将被肢解的尸体盖在身后。

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

 

“哥,你在吃什么?”

“吃年宝的爱。”

“骗子,你的爱很臭”

“因为它在我心里太久了。”

“哥,你真好。”

“读到宝物,真是太好了。”

 

在危地马拉丛林中,迷失方向意味着死亡。

幸运的是,我们被一条山涧引导,找到了一个平坦的地方。

我已经失去了很多力量,所以我准备补充我的食物。

 

我们知道有一只熊,所以我们为男孩 B 设置了一个陷阱。

男孩 B 把它挖出来,我指挥它。

挖完之后,我爱怜地梳理了男孩B额头上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把他踢进了陷阱。

鸡肉味,脆脆的。

 

在危地马拉的戈壁,缺水是最大的敌人。

很快,在戈壁滩发现了一具骆驼尸体。

 

我切除了骆驼的胆囊,它很臭,但我知道里面的胆汁可以挽救我们的生命。

目测检查胆囊体积。

好吧,为了挽救我们的一个生命。

 

雪雪花了两个小时收集干枯的树枝、必要的工具、一把火,大汗淋漓。

雪雪做了一块有洞的厚木板,将木板固定好,用手不停地转动木棍,把干苔藓放进火坑里,嘴里不停地往洞里吹。这需要很大的耐心,需要一个半小时。然后火坑开始冒烟。雪雪点燃了一个火球,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将它吹飞了出去。大约两个小时后,火焰缓缓点燃。

吹嘘下雪后,我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支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尽管火刚刚开始,我还是匆匆准备了早餐。

雪雪将巴万洗净去皮,取出内脏备用,用猎刀将肉切成片。

很快,他就吃掉了霸王背上的肉。雪雪翻了个身,继续剖开自己的小腹,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巴旺的膀胱被切开,他的四个足球运动员大小的鸡蛋滚了出来。

原来他杀死了怀孕的恶霸。

 

“好了,煎蛋时间到了。”

当我拿起恶霸的蛋时,我的手掌顿时发烫。透过蛋壳感受生命的脉搏。鸡蛋里的宝宝还活着吗?我摸了摸其他三个,他们似乎都还活着。

我好像不能再吃煎蛋卷了。我无奈地笑了笑。毕竟,这是一个新的小生命。我很残忍,但在一天结束时,我有一个结论。我给雪雪一个鸡蛋,叫“荷包蛋”。

 

你需要油来制作荷包蛋。我在哪里可以买到油?

挤头发的时候,花了半天时间才弄到2ml的油,但是好像没用。

凭着记忆,我和雪雪顺着马路往回走,很快就找到了汽车抛锚的地方。我再也走不动了,坐在地上,指着车说:“给我一罐油。”

雪雪脸红了,扭了半天,道:“我恨你!”

我一时间傻眼了。

雪雪的脸总是红的害羞,声音细如蚊子:“scx_chuanqi@163.com”

 

解释了半天,树树终于明白了,连小屁屁都红着脸晃了晃,提着一桶汽油回来了。

我指着汽油,对雪之说。

瑞瑞钦佩地看着我。 “哥,你什么都知道。”

「哥哥是男人。想要保护雪雪,当然要明白。」

 

咬了一口,我跳了起来,指着雪雪的背。

“小心,另一个魔王!”

雪雪一转身,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她方圆两米的范围内。我冲上去与霸王战斗。

这恶霸比上次还大,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我第一次在 72 无线电体操中挣扎。

 

雪雪惊讶道:“哥,你好厉害!”

她最后一次见到我时,我给了她一个苦涩的微笑。

“一个男人如果背后有保护他的东西,就永远不会输。”

说完,他的眼眶就黑了,整个人都被霸王咬到了嘴里。

雪雪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远

 

霸王吃完我,转身冲向雪雪,走了两步,突然疼得蹲了下来。 一把锋利的猎刀从它的腹部探出,用尽全力将它的腹部切开,霸王颤抖了两下。 下来,倒在地上。

雪雪停止了哭泣,踢了巴王的身体,然后用猎刀踢了已经死在它肚子里的我,笑了笑。

 

“克雷森多兄弟好蠢,你的肉一定很好吃。”

回复
聪明的猪
评论: 3
(@聪明的猪)
梯子南瓜
加入时间: 3个月前

谔谔

回复
Scroll to Top
zh_CN简体中文
Powered by Translate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