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秩序、科学秩序、实用秩序
 
通知
清除全部

神学秩序、科学秩序、实用秩序


sdlfkjdslk
评论: 5
主题创建者
(@sdlfkjdslk)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一、序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拿错剧本了,是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社群,凡是有社群的地方就有秩序。

13年来PVZ圈(一种旧的称法是,“植吧及其附属空间”)的宏观秩序共有三种,发生过两次转变。第一次转变发生于2018年中~2019年初,以328为标志性事件,蓝绿自此倒台滚蛋,零度为首的六代完全掌权。第二次转变发生于2020年,六衰而七盛,eden衰而竹院盛。

 

二、神学秩序

蓝绿时代的秩序,我称之为“神学秩序”。雪雪说过,蓝绿的核心权力是“教权”,而328最大的象征意义在于蓝绿“教权”的彻底破产,从此正式进入新时代。

2.1 神学秩序的特点

神学秩序的特点,在于社群领头羊对游戏怀有绝对的愚昧与无知。

绿字在13年捣鼓出雪花7,愣是没意识到ch8的冰波缩成13s一样能打,就此错失发现C8u的绝好机会使其难产4年。到了15年,绿字仍不明白“ch4可以全难度存冰循环”,他说几年前冰冰虽给出过该结论,却“未见证明,深表遗憾”,可要验证此结论只需要知道收尾波次最多拖多少秒以及小学数学。同年,他提出“C8i-50s”强压制节奏,使用AA'a加压,称“该节奏在造型领域将大展身手”——先别怀疑自己,不知道这个节奏是正常的,因为它至今也没有任何应用载体。至于他在花园6贴下给出的意见,“适当运用4行加速(一炮+一窝瓜激活)ch5可解”来保住南瓜的想法,更是天马行空独具一格。阵解方面就不必说了,虽然零度和胡的“38+12魔改”他和蓝字“一看就懂”,他完整创作的阵型到13年雪花7为止,此后署名为绿字的阵型如一勺汤圆也好太极四炮也罢,他既没解过也没打过视频。

比起绿字,蓝字似乎强多了?前提是你不去仔细审视他的“成果”。蓝字对自己16年改进的DE0津津乐道,将中场预存窝瓜辣椒开后压榨窝瓜CD免去地刺视作“不得不加署名”的重要改进。请问RE0同样是群曾,同样是双冰,RE场地无法携带地刺,是怎么运行的?点开narpo在13年发表的视频,你就会看到一模一样的卡序——中场窝瓜辣椒开,然后压榨窝瓜CD,如出一辙。把RE0的成熟方案原封不动搬到DE,这就是蓝字的神来之笔。至于其它无炮,两仪最早由会走路的梦和BVZ手操论证,蓝字给出的收尾卡序、“示范视频”与“10f冲关论证”都粗糙至极,现今公认两仪论证的主干部分由作案老手独立完成,雪漠北就说“作案老手应当加入两仪署名”。少炮方面,蓝字的客观产量比绿字高很多,虽然产出的大部分是文化垃圾。我和雪雪都同意“落月4是好造型但不是好阵”,被黑“最不应当进扑克”的理发8和太极4暂且不论,蓝字自吹“造阵绝诣”的小梦4实际反响也平平无奇。不过以上所有文化垃圾都已收入现今流行的少炮手控阵选,不为别的就为它又脸又难。

到四代为止,受时间限制技术未发展至过于复杂的地步,蓝绿的愚昧无知未能造成显著影响。但自第五代起,以C8u、C7u一水冰骨架雏形阵为代表,蓝绿已跟不上这些科技。证据就在绿字17年撰写的《轨读》中,他对FE无保护八炮C8u节奏的解释是“ch6u|P|N-56.5s”,对FE圣诞树十一炮弱逐波C7u节奏的解释是“ch5u|ch5u|PD|ch4u|收尾”。用chXu解释夜间节奏,解释得通就有鬼了。尽管如此,即便在六代冰骨架发展趋于成熟后,蓝绿仍旧坚持“一看就懂”,绿字热情称呼零度NE20为“38+12魔改赏心悦目”,蓝字更是撂下“用冰条件越差,则运算量排布越均匀”千古一句,难怪零度看了也要直呼“一句话好啊,谁用一句话给我解个阵看看?”可这要求确实强人所难,绿字解阵水平上限是13s毫无意义拖成15s的雪花7而且还不知道可以垫舞王解决撑杆而非用高坚果,蓝字的解阵天花板则停留在长种不铲四炮变五炮七列樱桃拦截核接冰的青四炮,4(.5)门炮都搞成这样根本别提二十门炮。

对了,为什么称之为“神学秩序”?因为这是绿字自己说的。《轨读》最后一章的标题,就是“神学家的PVZ”,至于其中的内容嘛,首先是从未有用的飞妈大定理,模糊精准互相对应不亦乐乎,然后是重要的“不对称加速”以完成时空兑换,这里就少不了经典受害者树皮二炮,最后则抛出“自由拦截炮”烟雾弹,总之自由炮是个垃圾袋,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无炮超多炮人人都能造,但自由炮?没人知道自由炮是什么,看你怎么造。

用绿字在《嗯》里的话来说,这准确来说不是“神学”,而是一种游戏理解,是“文化”,而不相信“神学”的零度众就是典型的“有知识没文化”。这句话不妨反过来说——如果零度代表“有知识没文化”,那蓝绿岂非“有文化没知识”?人艰不拆。

2.2 神学秩序的后果

神学秩序的重要结果,就在于个体的社群地位完全取决于与“神”的亲密度。你喜欢水贴,时常活跃贴吧氛围?没用,15年蓝绿重拳出击干翻冰蓝蛋,酒馆也好里群也罢统统回你们自己q群玩去,别来这“泛滥洪水”。你勤勤恳恳任职吧务多年,于蓝绿出走之际每天坚持管理首页版面?还是没用,15年首先治你囧姨,直接跟着冰蓝等一并打包赶走。你喜欢钻研科技,神神叨叨呼吁游戏“真理”?那更没用了,17年养虾致富质疑“极限出怪”合理性,给出气球高密度存档怀疑FE后退无能否全收,直接让你退吧退群退b站退一切“要滚多远滚多远”。

神学秩序不要求你有高超的技术,敏锐的审美,或是友善的性格…… 反正这些东西蓝绿也没有。不,重点在于你必须认同蓝绿,认同扑克,认同“老会长”给你安排的任务。《风云录》里说,扑克作为当时唯一的价值评判体系,既“透明”又“公开”,蓝绿从不介意直接在阵型底下给出修改意见,并以此引导技术方向。典型的例子,其一大概就是“这是你的作业,你要改阵图我就公开放给所有人打了”,其二大概是“这是窝们最终敲定的阵图,你照着这个改”…… 当然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MJ在《嗯》下说,“真正失去人性并抹杀人性的,难道不是全凭一己之见肆意评判他人的高贵的扑克作者吗?”;零度说,“在植吧,想钻研技术,你得先跪下来”。

到五代为止,任何想出风头的技术党都必须获得蓝绿之中至少一人的认可,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求罩”。这也很自然,因为技术党能得到的最高认可就是扑克,扑克又只有这两位作者,不舔蓝绿还能舔谁?即使最“独立自主”的六代们,也都不得不经历与蓝绿的不对等交往。零度在NE20贴下主动询问绿字,“对小丑炸率的忍受标准是什么”;智在绝望之路翻修贴下接到绿字最高指示“把此阵的问题修一下给我发个更严谨的版本阵图及视频”,赶忙表示赞同并开始商议完成时间;19年绿字“求ME阵”贴下同理,直言“窝们仍对加花版矩形12(也就是现在的中开12)有需求”,要求阿尧在某时间点前完成某种论证。

在神学秩序下,对神的尊重与服从就是一切。蓝字现在称,“当年那拨人要能有理有据干倒绿字倒也未尝不可”,也许是人老眼花,他早已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神”。要真想撂倒绿字,他作为“神”何须踌躇?要真觉得绿字是“前现代爹味”,他又何必言听计从?要真觉得扑克审美“束手束脚”,他又何必曲意逢迎?说白了,他作为神学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怎么可能自掘坟墓?

神学秩序下,当神不认可某事某人时,就会自动地转化为“本吧”“本圈”不认可此事此人。13年蓝字说“本吧向来认为自动收集是作弊”,实则是他认为本吧认为自动收集是作弊,否则又该如何解释手控24炮两位先驱龙啸与归海一个开不掉钱,一个开自动收集呢?15年爆锤冰瓜弟同理,蓝绿不欢迎你,便等于“本吧不欢迎你”,“见必删”——据路自己的说法,他后来发的正经技术贴同样一发即删,可见蓝绿的确言出必行。到十周年扑克前夕,对“符合扑克审美的阵”的渴望日益高涨,任你冰骨架狂拽酷炫,没花就可以一票否决。

可就像现实一样,神的威严是需要维护与应许的。如果神学秩序反而导向了愚昧与混乱,那就怨不得众人揭竿而起撕毁教义。从某种意义上说,《嗯》就是植圈的“上帝死了”。

 

三、科学秩序

3.1 科学秩序的窘境

和现实情况类似,打倒神意味着挣脱束缚,却同时也蕴含着巨大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现实世界经历了道德观念的崩塌,映射至PVZ圈则是阵型评价体系的覆灭。328后,PVZ圈亟需建立新的秩序以维持其运转。

这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零度等人主动、有意地建立了科学秩序,作为神学秩序的替代品。他们创立了无炮群与炮阵群,配合2018年发表的考级贴,以此确定所有新生玩家的技术水准。若你有幸得到认可,便会被提拔至更高一层的元老院“eden”,尽享技术伊甸园之乐。最后,他们还打造了一套“命题体系”,以“对命题的完成度”衡量一切技术成果,抛弃“论阵”,转投“论命题”,万物皆命题,万阵皆命题。

我在这里虽然用了“科学秩序”这个词,但零度的思想逻辑实际上比现实里的科学要激进得多。2019宪章也好,《嗯》里也好,零度始终说的一个概念是“要打造技术有机体”,以“发掘更高效的理论,逐渐接近PVZ的真理”为“唯一冲动”。

这一切听着都很合理…… 直到你真正开始思考其含义。PVZ作为一个二进制可执行程序,其复杂度怎能和现实世界相比?实际的科学研究里,任何结论都有待被未来的证据推翻。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能证伪才是科学”。可PVZ里的“精深研究”也好,“高效理论”也罢,怎样才能证伪?我今天发现海豚bug,给出源代码相关段落,明天还能被证伪不成?再比如,即便时至今日,有人能证明冰骨架不再是最高效的理论了吗?零度现在还说“极限波长是命题论下的最优解”呢。不同理论各执己见,自卖自夸,何谈证伪?

这就是科学秩序始终面临的困境。像反汇编、游戏机制这样的内容,简单直白到不需要科学。历史上所有由反汇编得到的结论从未被证伪过,毕竟小破游戏就这几行代码,你都把人家底裤扒下来了,又怎么可能弄错?另一方面,PVZer绝大部分游戏内容,比如造阵解阵论阵,又复杂到与科学完全不兼容。我摆个蝴蝶,你解水无16,他造ME无神,谁需要科学?

现实世界里,科研是一整套复杂的过程。从提出假设,到逐步求证,都有严格的规范。而最终成果也需要同行审议与复现,才算告一段落。

这一套模式跟PVZ风马牛不相及。就说我解水无16好了,我的假设是什么?水无16可解?还是水无16可用C7u解?后者看着精确些,那就用后者吧,那我要怎么求证呢?你可能会说,既然运算量就那么几个,穷举一下不就完事了?冰骨架也是这么说的。可问题又来了,解法A放羊小丑,解法B放羊扶梯,解法C放羊巨人,那到底哪个最好?算是可解,还是不可解?

说到这里你应该已经明白,常规的PVZ玩法与科学根本不兼容。别人不说,就单看科学头号粉丝零度自己的解阵实践,他首先无法清晰地定义自己的假设。ME20和NE20到底在做什么?谁也说不清,小编也不知道。其次,他无法量化自己解法的稳定性,对于巨人他说“微小概率砸炮甚感遗憾”,对于小丑他说“总得先解决别的问题再考虑小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后,他这些阵型既没有同行评议,也从未公开脚本供他人复现。由此可见,“在PVZ里科研”始终都只是一厢情愿。

科学秩序崇尚超越一切的“理性”,可这恰恰是最不可能做到的,尤其是在当时的环境下。炮阵连精确时空数据,哪怕精确键控框架都没有,垃圾进,垃圾出,砸率/炸率/炮损三大指标没有一个搞得明白,又何谈什么理性,什么科学研究?无炮更是一趟浑水,丢个半成品不打长生存是基本操作,零度自己都对着太极无炮说“谁先打出全难度2f谁就可以当作者”,这是科学还是登山呢?

没有科学的土壤,没有科学的种子,没有科学的阳光。只有空洞的理性,和无法被践行的理想。

很快,零度的理想就彻底破灭了。

3.2 科学秩序的实质

零度的理想是崇高的,但是它并不现实,也从未成为现实。以下才是科学秩序的实质内容。

科学秩序虽然不实践科学,但它热衷于挥舞“科学”的旗帜。“科技”、“科学”、“科研”,这都是热门词汇,流量密码。2019宪章里还说,“技术党比其他人更平等”。且不说这句话出自动物庄园完全是用来讽刺上位者的虚伪与奸诈,“技术优先”、“技术唯一”等思想在科学秩序下是深入人心的。刚翼就说,328后开启了“重科技,轻人文的时代”。

说到人文,那就不得不提科学秩序的第二个特点,即否定文化与历史。科学秩序怎么搞不知道,但神学秩序必须是错的。《风云录》里说,当时的主流思潮是“历史虚无主义”,总结起来就是“旧的东西都是错的,都不重要”。比如茑就说,那个24炮凭什么当万阵之王?岂不是否认了这么多年来的科技发展?又比如19年百度删库导致17年前的贴子一律无法显示时,e群就有人说“旧贴子看不了就看不了了,反正有用的都在群里”。本质上,历史虚无主义是对蓝绿旧时代的一种反抗。你喜欢论阵道,我就把阵道揉成一团冲进下水道。你喜欢造型审美,我就不把人文造型娱乐阵当回事。你说我有知识没文化,我就说PVZ只需要知识不需要文化。说穿了就是当PVZ是昨天发售的,植吧三十多页精品区纯属梦呓。

3.3 命题论

这样一个科学秩序会导致什么呢?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技术评价体系在命题论接管后全盘崩溃。如果说神学秩序的评价体系是病态不堪的,那科学秩序下根本就不存在评价体系,所有人都是除夕夜放飞梦想的有志青年。原先高高在上的神像被砸碎了,而命题论又是一滩扶不起的烂泥。

命题论之所以是滩泥,主要是因为命题本身就是滩泥。命题论说,万物皆命题。有人吐槽零度的“24|13|13”无神卡序被其它解完爆,零度就可以虚晃一枪,说“但我要研究的就是这个卡序”。这意味着,发PVZ视频就跟钓鱼似的,里面任何元素、内容、想法,体现了的,没体现的,都可以作为我的命题。不管你说什么不好,我都可以说这其实不是我的命题。用兵之道,变化万千。

由于命题可以无限制地扩展并泛化,“命题的完成度”根本无法担当评价技术成果的重任。面对人文造型娱乐阵,你要怎么定义命题?“摆个好看的东西”?那怎样是“好看”?面对技术阵,就算你说无炮和炮阵的命题都是“守住自己的永久植物”,那又该如何定义“守住”?

《命题论的局限》里说,除了“无神”“无炮”这种二元命题以外,大部分命题的完成度都无法量化。怎样算“好看”,怎样算“守住”,就像怎样算“纯X炮”一样,都是没有明显答案的。

为了解决命题完成度无法被量化的缺陷,第六代技术党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概念,叫做“弱命题”。

珍宝是这样解释水无16的:命题是“水无”与“守护陆地的16门炮”,所以水上临时种过植物,这就叫弱命题;炮有概率被扶梯啃,这也叫弱命题;炮可能被小丑炸,这还是弱命题;巨人可能砸炮,这依旧是弱命题。

虽然这看上去就是说了一番废话,但请注意,提出“弱命题”并将其泛化,就可以使得一切又都回到“命题的完成度”的轨道上来。

炮阵有砸率?炸率?炮损?无炮红抗不足?车抗不足?丑抗不足?简单,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弱化”了命题,所以影响了命题的完成度,所以拉低了阵型的价值。一切就又都顺理成章了。因而,也就不难得出命题论的精髓:“阵型因命题而有意义”。

……搁着扯淡呢?命题在这一整套话语体系里的作用,无非就是把A发来的消息转发给B。不信你重新读上面这段话,能得到什么结论?你只能得到:砸率、炸率、炮损、红/车/丑抗不足…… 都会导致阵型价值降低。可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跟命题有半毛钱关系吗?

当我们说需要一个“技术成果的评价体系”,我们需要的是一套量化的技术指标。我们希望评价体系能告诉我们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希望它能告诉我们两个阵之间谁的稳定性更高。

可惜在命题论下,命题就是一层无限扩张的皮。它无色无味,看不见也摸不着。如果你头脑清醒,就不难看出这层皮囊之下的内容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你就会意识到只有给出技术指标的量化标准,才是通向理性论阵的唯一途径。可当你被命题这层皮转移了注意力后,你就会被误导至反方向——你以为命题才是一切,可实际上命题什么都不是。

科学秩序下,“命题至上”的思潮从未停歇。栋说“阵型因命题有意义”;xq说“区分好阵和渣阵的关键在于它们完成的命题”。先有命题,再有阵!先有命题的好坏,再有阵的好坏!没人测量砸率,没人关心炸率,没人量化炮损,更没人讨论红抗、车抗、丑抗的可接受阈值。就这样,命题论一步步瓦解了原有的评价体系。

5条评论
sdlfkjdslk
评论: 5
主题创建者
(@sdlfkjdslk)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3.4 历史虚无主义

先思考一个问题:研究PVZ历史的意义何在?这个问题乍一看似乎没有答案。研究历史不能“发掘理论”,也不能“接近PVZ的真理”,用零度的话说就是“作为一种文化未尝不可,但最好要避免,否则就会变为某种自我感动罢”。

事实真是如此吗?古人都说,“站得高,看得远”;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视界决定世界”。植吧过去十年的历史,外带三十多页一千五百余个技术精品,你该如何笃定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研究价值的垃圾?

历史的第一个作用,便是解释现今事物的根源,解释“合理及不合理的固有名词”都是怎么来的。小e就说,“历史上那些破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连《轨读》二楼给的蓝链都懒得点进去看。但同样是他,搞少炮分类时弄得一头雾水,搞不清“类炮阵”“少炮卡阵”“分裂少炮”及“散炸少炮”的传统四分,而这套分类就在他懒得点进去看的一个2017年的贴子里明确写着。越是传统的事物,就越需要传统理论解释。你可以说核武二炮、火焰二炮以前的打法都弱爆了,不学也罢;但那些节奏名称呢?CXu和chXu的u含以上有何区别?变奏的定义是什么?冰变奏的定义又是什么?再比如阵型有哪些炮数以外的分类标准?不研究历史,你是不可能搞懂这些的,只能囫囵吞枣,得过且过。

历史的第二个作用,是避免“造轮子”。第六代许多技术党都经历过蓝绿时期,有可观的历史知识储备,但到第七代,事情就不一样了。像小e这样仍旧信奉历史虚无主义者,就不免会掉入“造轮子”的陷阱之中。造个分裂/轮炸X炮?抱歉,2012年有了。造个散炸X炮?抱歉,2013年有了。甚至发现高坚果栈位机制?抱歉,2018年也有了。小e对“造轮子”憎恨至极,可我就好奇,你不钻研历史,又如何避免造轮子?等上帝告诉你吗?用科学秩序最喜欢的“科研”比喻,这就像是你写论文之前,根本不去检索文献,大笔一挥写完之后发现撞车,除了自己还能怨谁?

历史的第三个作用,是以史为鉴,指导现今发展。在这个角度上,历史虚无主义和命题扩张论是相辅相成的。命题论将所有注意力转移到不明不白的命题上,历史虚无主义又敦促你抛弃原先衡量阵型稳定性的朴素策略。以前人说小丑必须非冰即炸有运算量覆盖?管它呢,NE神11直接四行激活放羊一整行小丑。以前人说无炮必须长生存论证稳定性?管它呢,我就打个2F视频整DE圆锤FE无神单紫卡等等狠活。以前人说铲种应当是先铲后种?管它呢,我就要弄个超时空铲种在水路上常种一炮射了又射的水无16。

没有历史,就没有枷锁,没有限制,没有顾虑。在你眼里,这是高砸率、高炸率、高炮损的杂技,但在我眼里,这就是“优秀黑科技”,都是对“命题”的探索。

放飞梦想是好的。阿猫阿狗都可以上来就死磕水无16,空间里丢数十个半成品,或者宣称“NE最简格”又又又有新构型。评论区里新手看不出问题,老手不会质疑,其乐融融,一派祥和。大家打着科学的旗帜,做一些毫无底线的探索,不仅玩爽了,还能收获评论区一片盛赞,这就叫科学秩序下的双赢,指技术党赢两次。

但这个秩序终究还是崩塌了。

回复
sdlfkjdslk
评论: 5
主题创建者
(@sdlfkjdslk)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四、实用秩序

4.1 六七之争

2020年春天,一切都还是六代的样子。当时典型的例子就是使命永驻用冰骨架做了个“弦14新解”,其实用现在的眼光看无非就是个ch7跟冰骨架也没啥关系,但在当时他还是称之为“极限波长的小礼物”。此贴后被加精,使命永驻也作为“入坑2个月进eden”的传奇人物为人津津乐道。2020年4月,少年乙植吧首秀自制肺阵贴里,他还援引珍宝水无16专栏,挂在嘴上的仍旧是命题论老一套。5月,阳光修缮礼物盒贴的后记里更是留下了“今天不在eden里也没关系,明天还有机会嘛”等名言。

与此同时,逐渐有人开始看不惯这套科学秩序,其中更是有两个人因意识形态分歧和六代发生了正面冲突。命运弄人,这两个人恰恰就是七代无炮和炮阵领域的核心技术人物——也就是炽热和我。

炽热与六代的分歧爆发于2020年5月的核聚变风波。平心而论,当时的炽热虽然产量相对较高(毕竟其他六代无炮技术党都跟尸体似的),但大部分作品被认为含金量一般,尚在学习积累阶段。炽热看不惯e群在核聚变贴下开团的行径,我想一是他本身就比较尊重雪漠北,21年他的“无炮技术党排名”里就把雪漠北放在了仅次于自己之后的第二名的位置;二是他反对e群众以“动机”、“态度”攻击雪漠北,而完全不去讨论核聚变阵型本身。在这一点上,BVZ是支持核聚变的,冲突发生后他默默冲了50F,留下一句“确实很稳”,可见他的确不赞同e群众本末倒置忽略阵型的行为。其实说是忽略也不妥,当时的确有人试图检验核聚变,但不知是技术有限还是受意识形态扭曲了事实,智说“樱桃有大问题”。现如今我们已知道核聚变高度稳定,空空评价其为“唯一全难度过关率百分之百的阵型”,担得上“无行冰车最稳”的名号;就连智也说“22年雪漠北直播冲关终于证明了核聚变的稳定性”——尽管在此之前第七代无炮技术党早已高度评价核聚变,只是第六代迟迟不认而已。

总结一下,炽热和第六代,尤其是xq、智等人的主要矛盾在于,炽热认为他们夸夸其谈,说多做少,不见他们造阵、解阵、论阵,只见拿态度和意识形态说事,让他深感不爽。此后双方之间的矛盾从未调和,后续炽热高产造阵,六代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例如21年炽热捣鼓出PE无神时,六代就说“炽热的阵?不了解,略了”——其实他们的立场就决定了他们无法去了解,毕竟万一炽热的阵不错,该怎么办呢?而炽热则奉行切割主义,在贴吧里与xq起口角后被后者动用小吧权限封禁,一怒之下自删所有精品并发誓自此不再踏入植吧。

另一方面,我和六代之间的冲突萌生于7月。当时我提出对“节操标准”的质疑,给的理由也很简单——你们口口声声说DE0中三路有“自然抗性”,稳如老狗,证明呢?边路单喷,硬说炸率低,证明呢?没有任何数据论证,又谈何是“理性有机体”?此言一出,一些e群里的“底层群友”就开始出警,以02为代表人物。他直接跑到我的评论区下振臂高呼“PVZ就是一门科学”,我搬出心理学的例子,说PVZ里所谓研究远比不上科学标准,他直接回一句“心理学就是江湖骗子”,一下给我整不会了,只好让他喜提b站黑名单。此外由于第六代的“唯技术论”,他们似乎无法理解“娱乐阵”的概念,我发布标题为“智商无炮”的视频下叶夜就回复说,“无炮就是任何时候场地上不能有炮”,“你都偷炮了凭什么称无炮”?我寻思你也不看看,无炮前“智商”两个字是何意思?是智商不够理解不了“智商”这个词吗?一顿撕逼后终是不欢而散。

我和02、叶夜的主要矛盾在于,我不认为PVZ里存在科学,但六代却热衷于挥舞科学大旗到处出警。我作为实际了解现实里科学研究方法的人,自然看不惯第六代挂羊头卖狗肉顺带秀优越感的无下限行为。另一方面,我发现这些人像是被“科学”洗了脑,看见人文娱乐造型阵就支支吾吾理解不了了,令人堪忧。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我点进过02和叶夜的空间,然后发现他们根本没什么值得一看的技术成果。在这一点上,我和炽热的情形是共通的——你连个拿得出手的技术成果都没有,又有何资格自居“e群群友”来教训我?

回复
sdlfkjdslk
评论: 5
主题创建者
(@sdlfkjdslk)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4.2 实用秩序的诞生

原本我和炽热的经历只是沧海一粟,想必那些激进暴躁的e群群友,在各个地方挑起的争端远不止这两个,也不知道恶心过多少人。可惜的是,这次他们踢到的是两块铁板,彻底惹毛了两个最不应该惹毛的人。

雪雪曾说,第七代技术党的特点是“人数众多”。我想做出订正,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总数众多”,但各个子领域的技术党数量与先前无异。不同之处在于,第七代技术党也许受疫情影响,每个人的作品数量比先前高出了一个数量级。无炮现在有个流行的说法“炽热七十阵,灯笼四十阵”,而炮阵领域里我和QED也都是公认的高产玩家。最直观的结果便是,第一代到第六代期间,从来都是默认一阵一精贴,偶尔的打包合集也只是为了多发点小阵水阵。但到了第七代,动辄便是五个十个大阵塞同一个贴里发,这还是刨去了很多躺在空间里没空发的。当时我一度抱怨,码字发贴才是整个阵型创作流程里最艰难的一环,因为各种阵型成果实在太多了。

在这方面,第七代技术党之间虽然没有交流过,但我们都有一种实用主义的默契。和第六代相比,第七代的技术成果可以说是碾压,比如无炮领域,第六代无炮那大部分都是没爹没娘的,丢个慢速视频就当完事,怎么跟炽热每阵必打慢快变极强迫症似的规矩比?又怎么和灯笼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冲50F的习惯比?炮阵领域更不必说,第六代能做出完整阵型(所谓“真阵”)的几乎只有胡一人,其他人要么是只云不做,比如圆10就有一堆人一直云到现在;要么是只丢个半成品,数据是不可能测数据的,脚本数值左右调调外加勾选修改器功能足够糊弄观众就行。

一边是大搞意识形态不搞实事,另一边则是溢出到无处安放的“武德”。在这种情形下,实用秩序应运而生。

用我当年的话来解释实用秩序,就是“能整活就行”,“我只是想玩游戏”。换句话说,实用秩序是一种妥协:虽然双方意识形态存在严重分歧,但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要影响我玩游戏就成。所以自20年下半年起,我就很少讨论形而上学的PVZ思想问题了。从这个角度上说,实用秩序是一种妥协主义。

这种妥协主义,在雪雪建立竹院后推行的“崇尚多元”中也能看到。当然根据雪雪的说法,多元主义的内涵略有不同,它更强调接受多种思想,做到互相欣赏。但在本质上,其目的同样是为了调和六七之争。你觉得命题好玩,那你就去探索命题;你觉得阵型有趣,你就去钻研阵型。实用秩序是调和思想矛盾的智慧。

回复
sdlfkjdslk
评论: 5
主题创建者
(@sdlfkjdslk)
冰消珊瑚
加入时间: 5个月前

4.3 武德永生

328那场论战里,绿字大谈“文化底蕴和历史沉淀”,零度主张“理性技术有机体”。这里的关键问题是:PVZ社群的首要任务是什么?是弘扬文化,还是发掘技术?

实用秩序给出了第三种答案。PVZ社群里最重要的不是文化,也不是技术,而是武德。要维持社群活跃,那就必须要有多产高产的活跃创作者,与其创作内容无关。如果社群里一潭死水,没有新的输出,那管你是文化也好,技术也好,随着时间流逝都会不可避免地“失去其深度”。

在实用秩序下,创作最多内容的人自动地拥有最大的话语权,且创作内容越少,话语权就相应越小。这句话很重要。这意味着,不管你是前世神仙,还是本世巨佬,拿不出新鲜成果,就请乖乖闭嘴。这还意味着,像植吧或技术q群这样的网络社区,其最终的服务对象就是创作者,尤其是活跃的创作者。创作者优先,其他人靠后。这和《风云录》里阐述的“权力的根本来源是活跃技术党”是相一致的。

我一直推崇的领域自治,便是实用秩序的直接推论。你不玩无炮,那就别来评论无炮;你空间里近一年内一个炮阵视频都没有,那就别来bb炮阵。在武德优先的实用秩序下,领域自治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雪雪指出过,这种说法听上去略显激进,仿佛是“不让人发言”,所以我有必要作补充说明:领域自治的意思不是“你不能说”,而是“你不应该说”,或者是“别人不应该听”。现实情况是,跨域评价的确就没吃到过好果子。远有蓝绿指点江山最终倒台,近到小e指点开局种子、VBE节操后nbcs,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法理上我们当然允许你的评价,但道理上谁都不会把跨域评价当回事。

这套理论可以完美阐释神学秩序与科学秩序的覆灭。神学秩序晚期,蓝绿的文化世界观与第六代技术成果冲突,使其无法认同这些成果,甚至加以否定,比如绿字始终只说零度做过FE9列24这一个阵,完全不把他的NE20和ME20当回事(大概是觉得这不算“零度的阵”)。无独有偶,在科学秩序晚期,六代活跃技术党越来越少,可里面十天半个月不开游戏的人却又热衷于出警当暴躁老哥,到处招惹活跃创作者,最终也就不可避免地踢到了我和炽热这两块铁板。

这种跟活跃创作者对着干的行为,只会有一个下场——自我毁灭。雪雪说,缺乏武德不一定有事,但和武德对着干一定会出事。其实他的这种思路,自20年起就有体现,比如他当时就说“植吧的目的不是让所有人统一思想,而是尽可能保护价值”,否定了过去当权者面对武德倒行逆施的错误做法。

宏观层面上,武德来去自由,可遇不可求。就好比20年PVZ全面复兴,追根溯源还不是因为疫情。什么时候会出现高产作者,会出现愿意在PVZ上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人,这都是极难调控的。但这并不代表掌权者对武德毫无影响。如果社群环境乌烟瘴气,以劣币驱逐良币,就像蓝字晚年口口声声说“武德”却又对真正的武德视而不见甚至加以迫害,那这无疑会造成负面影响,轻则逼人退坑,重则加速进入技术寒冬。

回复
雪漠北
评论: 3
(@smoby)
梯子南瓜
加入时间: 7天前

不错的长文,虽然有些地方写的有失偏颇,总体来看还是不错的,哥很赞赏

回复
Scroll to Top
zh_CN简体中文
Powered by TranslatePress »